渭河初级中学初二男生张凯死亡真相 因什么被同

  4月27日上午,张明德夫妇及其亲属从兰州回到了家中。

  事后,他从妻子及亲属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

  何桂芳记得,那天太阳很大,没有风,4月23日中午12点20分左右,儿子如往常一样回到了家中。

  渭河中学离滩儿社五公里,学校每天中午12点放学,骑单车只需要20分钟。她给儿子煮了饺子,“他吃了两碗”,之后在客厅里休息了一会儿,13点20分张凯出了家门,走之前还帮她把晾挂在墙上苞米取了下来。

张凯经常骑着自行车上下学

  张凯经常骑着自行车上下学

  14:33分,她接到班主任谢老师的电话,“说孩子被人打了,在吐”。何桂芳吓得赶紧扔下手中的玉米,到村中马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到达学校时,“张凯在学校正大门旁的值班室,吐了一地,脸色苍白”。

  当时打人者之一苏某和其父亲苏文正也在值班室,苏某读初三,和张凯同村,两家相隔不足五百米。苏文正接到苏某班主任电话后,也立即赶到了学校。

  15点半左右,何桂芳和苏文正将张凯搀扶出了校园,在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送往十公里外的陇西县第一人民医院,“我问儿子怎么打的,他说校外打一会儿,厕所打一会儿”。

  张君德赶到医院时,差不多是16点半,“去时孩子在急诊科,已经昏迷,医生说大夫说孩子生命垂危,非常危险”。但考虑到当地医院的医疗条件,家人决定将孩子送往兰大二院医院进行抢救。

  在救护车上,张君德拍下了一段视频,张凯躺在担架上,双目微睁,鼻中插着氧气管,车辆些许抖动。

  兰大二院距陇西县医院约2个半小时车程,到达兰州二院已是19:40左右,经过一个小时抢救,“医生告诉我们,孩子没救了“。

  兰大二院放射科检查报告单显示,张凯左侧颞骨岩部骨折伴左侧乳突气房积血,左侧颞、枕部硬膜外血肿,蛛网膜腔出血,左侧侧脑脑室积血;左侧小脑半球挫裂伤;双肺挫伤;左侧第1后肋骨折;双肺多发支气管痰液阻塞……检查时间为4月23日20点46分。

兰大二院出具的检查报告单

  兰大二院出具的检查报告单

  当地警方于当晚21时41分接到报警,并立即组织民警赶赴现场开展案件侦办工作。苏某母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苏某于22时许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张君德称,警方经调查后告诉他们,五名打人者均系渭河初级中学学生,事发因为一个耳机,打架地点在校外一条巷子里。据警方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书显示,张凯系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

警方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书

  警方出具的尸检鉴定意见书

  家属疑惑,人体的头盖骨是很坚硬的,如果没有使用棍棒石头之类的凶器,怎么会将头骨打裂开,张凯的另一名亲属在给孩子接尿管的时候,发现孩子下体肿成两个拳头大。

  张君德称,4月30日,亲属们曾到公安局查看监控,“除正大门的监控是好的,其他位置监控都黑屏了”。而通过大门监控,亲属们看到,23日13点46分,学校正大门开启,13点53分张凯双手推着自行车进入校门,“进入校门后,孩子单手推着自行车,打人者有四个走在前面,一个靠张凯略近,张凯进学校是很自然的,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

儿子上学的学校

  儿子上学的学校

“咱们到后面去教育一下他”

  张凯的同班同学赵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当日曾目睹张凯被殴打过程。

  赵云告诉记者,4月23日中午,他骑车从家中赶到学校时,约13点40分左右。当时,他看见张凯正在马路旁一家小卖部旁边的柳树下和两名同班同学讲着话。

目击者称下午看到张凯时他正在树下和两名同学讲话

  目击者称下午看到张凯时他正在树下和两名同学讲话

  小卖部离着学校正门约莫50米,赵云见学校大门还没开,也就在此站着。

  约莫两分钟,同校学生苏某、张某、畅某甲、畅某乙、王某走了过来。赵云回忆,畅某甲对其他四人说,“张凯现在皮犟得很,咱们到后面教育下他。”

  畅某甲口中的后面是指学校的后校门旁的一条巷子,离正校门约150米左右。说着几人便向学校方向走去,“他(张凯)当时没有说话,推着自行车跟着他们在后面走”,看见校门还是没有开,赵云便和几名同班同学跟着去了。

目击者称张凯在此巷子被殴打

  目击者称张凯在此巷子被殴打

  苏某等五人将张凯围在中间,“苏某问张凯有没有拿张某的耳机,张凯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苏某便朝他太阳穴位置打了两拳,打了两下又开始乱打”,赵云回忆,之后苏某又问张胜拿没拿耳机,张凯还是回答没有,一旁的畅某甲便对王某说,“你上去打”,王某便朝张凯脸上打了两拳,接着畅某甲在张凯肚子上打了几拳,“然后又是苏某在打”。

  在苏某殴打张凯的过程中,有同班同学告诉他正校门已经开了,听即他便离开了现场去往教室。赵云回忆,殴打过程持续了约七八分钟,张凯一直是站立状态,也没有还手,在其离开之后殴打仍在继续,还有几名同班同学仍在现场围观。